2004-2020我国汽车召回情况一览 令众多网友感慨万千

2020-03-15 11:25:38      来源:      编辑:      人气:

2002年1月,因不满厂家对于质量问题的处理态度,在先后上演“老牛拉车”和“大锤砸车”之后,购车方武汉森林野生动物园索性将被砸车辆摆放在园区内,供游人免费参观。 那一

    2002年1月,因不满厂家对于质量问题的处理态度,在先后上演“老牛拉车”和“大锤砸车”之后,购车方武汉森林野生动物园索性将被砸车辆摆放在园区内,供游人免费参观。

    那一年,消费者与厂商间的关系,空前紧张;舆论对召回制度的呼声,达到顶峰。

    两年后的2004年,由质检总局等四部委牵头制定的《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正式发布,这也是中国首次以缺陷汽车产品为试点实施的召回制度。

    用彼时某官员的话讲,一个崭新的汽车消费时代或将就此开启。

    16年后的2020年,只因装配了更低版本的自动驾驶硬件芯片,工信部便直接以官方身份出面约谈特斯拉并责令其立即整改,动作之迅速,声势之浩大,令众多网友感慨万千。

    从投诉无门,举证维艰,再到如今坐拥上帝视角,过山车般的维权体验也恰恰是汽车召回制度不断完善的写照。

    在实施召回的这16年间,变的是数字,不变的是规矩。

    2004-2020我国汽车召回情况一览(单位:万辆)


2004-2020我国汽车召回情况一览(单位:万辆)    (*自2004年来我国共累计召回缺陷车辆7586万台,平均每天有近13万问题车被召回)


    (*自2004年来我国共累计召回缺陷车辆7586万台,平均每天有近13万问题车被召回)2004-2013:混乱中起步

    2004年6月的一天,还在上班的刘女士接到4S店电话,告知她所购买的马自达6被召回,请她安排好时间尽快到店处理。

    这是我国在当年正式宣布实行《缺陷汽车产品召回管理规定》以来,第一个主动向质检总局递交召回申请的案例。

    不过作为一项全新颁布的法规,在实际执行过程中所暴露出的问题并不少。

    首当其冲的便是大玩文字游戏,为了消除召回二字所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一些厂商偷换概念采用“车辆回店”、“免费检修”等描述方式来逃避申报。

    而即便有车企宣布了召回,针对的也只是成本还不到一块钱的非核心零部件,更有企业象征性的召回个位数车辆。

    几番操作下来,活生生把召回变成了做秀。

    如果说汽车召回制度实施的第一个十年更多是厂商与政策间的暗自较劲,那么2012年大众DSG事件则直接促进了我国汽车召回制度的全面升级。

    面对大众区别对待中国市场的做法,质检总局在亲自介入调查后给出了要么自己主动召回要么我替你强制召回的史上最狠回复。

    与此同时,质检总局还将过去处罚上限仅为3万元的条款修改为可处缺陷汽车产品货值金额1%以上、10%以下罚款,这也意味着逃避召回企业的受罚成本提高了几十倍到几百倍不等。

    2014-2018:摸索中成长

    进入2014年,我国汽车召回进入到一个相对的平稳期。

    同年质检总局发布了《关于更新汽车产品生产者召回报告备案材料模板的通知》,要求车企在召回时必须提供召回计划、召回公告、召回新闻稿、召回通知书、召回维修作业方法、召回费用统计表、召回阶段性报告、召回总结报告等。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个完整的召回闭环就此宣告形成,而得益于制度的不断完善优化,我国缺陷汽车的召回数量也屡次创下新高。

    2014年首次接近500万辆,2016年首次达到千万辆规模,2018年更是超过2000万辆。

    2018年10月,上汽通用宣布在华召回332万辆问题车辆,这也是自启动汽车缺陷产品召回制度以来,单一汽车企业就某一问题实施召回车辆最多的一次。

    不过令人欣喜的是,召回数量的不断攀升并没有带来负面效应,相反,汽车召回制度正越来越被公众和厂商所接受。

    大部分企业不再羞于公布自己的产品缺陷,而是更多本着对社会、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积极进行缺陷产品的召回。

    消费者也改变了对召回产品就等于劣质产品的固有观念,不再一味抵触和排斥召回,而是积极配合厂家实施召回。

    2019-:挑战中优化

    进入2019年,我国汽车召回出现了两大新趋势。

    其一,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激增,从2019年开始,此类车型的召回开始增多,同时也成为业界关注的焦点。

    尤其是多起自燃事故的发生,也让新能源汽车车主正从过去的里程焦虑衍变为了安全焦虑。

    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累计召回12批次新能源汽车,总量达到33281辆。

    而为了规范新能源汽车出现质量问题后的责任划分问题,同年10月9日,《市场监管总局质量发展局关于进一步规范新能源汽车事故报告的补充通知》正式出台,不仅明确了新能源汽车发生冒烟、起火事故的上报规定及排查要求,也明确了新能源汽车质量问题出现后的主要责任方为汽车的生产者。

    其二,智能化电子设备故障增多。

    据不完全统计,在2013年至2018年的汽车召回案例中,与汽车智能系统和功能相关的召回共有20次,涉及20.69万辆。

    而仅2019年一年,因软件等问题共产生的召回就高达22次,涉及近40万台问题车辆。

    不少业内人士表示,随着汽车智能化的提升,电子类器件或将成为未来召回的“重灾区”。

蓄电池线束问题 福特召回部分进口林肯大陆系列汽车

315新能源汽车质量调查:充电故障、电池衰减成投诉焦点

解析:动力电池系统的各种失效模式及常见故障

延伸阅读

热门点击
最新更新